情窦



01


 


一开始王源也觉得这天早晨和以往并没有什么不同,一样从某个奇思妙想的梦里醒来,一样习惯性地打了个绵长的哈欠整理精神,然后顶着一头乱翘的头发,眼神涣散晃到浴室洗漱。只是挤牙膏前拗到某个特定范围的角度打算先欣赏一下自己的帅脸,却整个人都愣住了。


 


镜子里的他虽然没有变成一只巨大的甲虫,也不至于灵魂穿越成了王俊凯,严格说来并没有什么大的变化,还是那双乌黑发亮的眼瞳,T恤领口下半若隐若现的是清瘦的少年骨骼,唯独依然乱糟糟的头发上面,多了一株挺拔的嫩芽。


 


王源并没有表现出自己受到了很大的惊吓,当然也可能是惊吓过度。他飞快地眨了两下眼睛,然后抽过毛巾用力地擦着眼睛,再抬头的时候,头顶上那抹亮眼的绿色也没有消失,还因为他的动作而微微颤动。


 


心里咕噜噜冒出新奇古怪的想法都被理性压抑到了深处,最后他终于为自己找到了一个比较能让人信服的理由:肯定是我妈,买了这个玩意儿,昨天晚上就放到我脑袋上面。


 


也太坏了吧。王源笑着伸手就要去摘掉,可摸索了半天也没摸到固定用的夹子。他心里慌了,急着去拉扯那棵芽,哪里知道那东西抓在手里的触感鲜活得不像话,连带着的头皮也有些发疼似的,让他触电般弹开了手指。


 


然后再小心翼翼不可置信地用指尖去触碰,感受到源源不断的生命力从稚嫩的叶尖像是要透过皮肤与他滚烫的血液产生共鸣,那一刻王源确定了这样一个念头:这东西是活的。


 


“厉害了。”王源对着镜子喃喃开口。


 


“妈!妈——”转身趿着拖鞋火急火燎冲进父母的房间,指着自己头顶,有些委屈地瘪瘪嘴:“我脑袋上面长了个怪东西。”


 


“没有啊。”


 


“就在这里啊,摸到没有?轻点轻点。”王源带着妈妈的手往长了芽的地方摸,他抓手抓得很紧,因为有点怕把它给薅坏了。


 


“真的没有。”


 


看到妈妈笃定的表情王源开始不确定,难道别人看不见?


 


十分钟后王源拿了个帽子出门,在手里犹犹豫豫半天不知道戴还是不戴,怕被人发现,又怕让这个奇怪的生命凭空夭折了,他迫于无奈对着空气开口:“额,那个……我戴帽子的话你会不会死掉啊?”


 


当然没有声音回答他。


 


不过还好似乎真的是没有人能看到,等到了学校,王源一眼就看到同桌头上顶着一株草,眼睛一亮,拉着他说:“你也长了?我就说这么坑爹的事肯定不能我一个人啊!”


 


“长了?长了撒子哦?”同桌有些困惑他的用词,“哦哦,你说这个啊,”眼巴巴看着他若无其事把那株从头上拔下来王源整个人都是崩溃的,同桌不会看人脸色地持续补刀不停歇:“学校门口买的,五块钱一个。”


 


“……”


 


下课后经过某面反光玻璃的时候王源觉得自己长高了,算上那棵芽的话。等这周去公司的时候就可以偷偷借着练习室的镜子和王俊凯比一下,王源对它说你再长高一点点吧,我就可以和王俊凯差不多高啦。


 


这样好像有些狡猾,可没人看得到他的芽,这是皇帝的新衣,说出去都不会有人相信的。王源尝试过用照片记录,不过失败了,就算是照片,都还是除了他之外的人谁也看不见,这样子唯一比较庆幸的是,至少在上节目的时候,全国人民不会看到他头上的芽。


 


所以王源的生活还是一切如常,就在他怀疑自己是不是精神压力过大出现了幻觉的时候,收到了来自王俊凯的语音。


 


“你头上也长草了?!”


 


 


02


 


大概是收到语音的前一秒,王源刚发了一张自拍到朋友圈里,很显然王俊凯透过照片就能看到他头上的芽,而且王俊凯好像也长了。


 


两个“幸运儿”等不到周末再在公司见面了,这么奇妙且槽点满满的事情发生在自己的身上,却无法和任何一个人分享,未免太没意思了。


 


只是王俊凯这个战友还有点熟悉,他们再一次分享给了对方无数个秘密之外的另一个秘密。


 


就像孤独的海豚在永恒的蓝色里找到另一条能够接收到它独特声波的同伴,又或是相望的山峰上同样孤独的灯塔在无数个夜晚彼此照亮。你是一直都在的。


 


他们坐在王俊凯喜欢的店里,老板娘十分靠谱,腾了角落的位置出来,王俊凯还穿着校服裤,没有舞台的光环,他们是两个寻常的中学生。


 


可是寻常的中学生头上好像不会经历这么神奇的事情,王源的芽温顺地躺在他的手掌里,王俊凯用指甲去拨弄那柔嫩的叶,听到那人急急地说:“你要对它好一点。”


 


“我哪里对它不好了。”王俊凯坐回了对面的位置,这样更方便说话,“我问过好多人,他们都没有。”


 


王源张口就问:“你怎么没问我?”


 


“虽然这不是重点……因为好傻。”


 


“可是我们这样算不算是被选中的少年啊?”


 


王俊凯眼睛立刻变得特别的亮, 果然中二这件事情是可以传染的。


 


“可是为什么只有我和你呢?”这不像是个问题,更像是王源的呐呐自语,他的眼神是前所未有的热切,让王俊凯红了耳根,是的,这非常不科学。


 


背后长痣的巧合性和玄乎劲都没有这样厉害,宿命宿命,只有我们两个,命中注定,灵魂伴侣,王俊凯的脑海里不禁自动搜罗出来这些肉麻的词语。




就好像我的这棵芽根本就是为你长的一样,为了让我看透你重重叠叠的内心,靠近你的灵魂。


 


王俊凯喝了一口饮料,放得低低的声音带着一丝疑惑:“是因为我们两个一起做了什么事情吗?”


 


王源开始细数自己记得事情,到底是同喝了一瓶有魔力的水,还是哼唱了一首特别的旋律,或者是那次太有默契忽然在同一时间讲了一模一样的话把自己都吓到?说了好多好多最后也没能排除出来究竟是哪一件开启了神秘机关,让他们头上长芽。


 


“哎,要啷个搞才能恢复原状嘛?”


 


“要不别恢复算了,还蛮可爱的,也没有人看得见。”


 


王俊凯口中的“没有人”显然未把他们彼此归入进去,王源没有接话,低头扒了一口饭,他不知道王俊凯说的可爱是指自己还是他头上这棵芽芽。


 


咽下食物王源又问:“那要给它浇水吗?”


 


这个问题好像有点懵头懵脑的,王俊凯也被问倒了,其实他自己也想过。要浇水吗?总不能还给它施肥吧?而且,既然是芽,会不会开花呢?如果开花又会开什么花?


 


“……大概把自己养好就能把它养好吧,所以要好好吃饭。”


 


“那取一个名字吧?俊俊,”王源指指王俊凯头顶,又戳戳自己的脑袋,“源哥。”


 


王俊凯摆了个教科书的冷漠脸:“你待会儿自己付钱吧源哥。”


 


“别这样,这样源哥长不高的。”


 


最后王源还是没有给它们取名字,因为王俊凯说说不定哪一天醒来他们就恢复正常了。他带着期待,又惴惴不安,如果取了名字投入感情之后再消失不见,王源知道自己是会伤心的。


 


 


03


 


机场有粉丝送了一袋子各种各样的头上长草, 小马哥在一旁问他,王源这不是你说要买的吗,王源心想我都有活的了还要假的干嘛,愚蠢的小马哥。


 


王俊凯抱着书包往后靠,偷偷拿起一个夹上了王源的头发上,露出的眼睛弯起来,王源发现了之后摘下口罩小声和他说:“你别这样,它会生气的。”


 


王俊凯笑得拍了王源的大腿两下,然后有意识到四周还有粉丝所以立刻开始装起酷来。其实王源这么当真的模样也没错,在顶着这株芽生活的时间里,他们发现了一个秘密,似乎他们的心情是什么样的,那棵芽就会跟着发生变化。


 


或者说,他觉得这株植物吸收了他灵魂的一部分。


 


王俊凯也不想搞得这么玄乎,可是真的太明显了。


 


在他们长芽的这段时间里上了一个节目,主持人突然提到要摸王源的头,王源反射性的退了一步,不,不能摸头的,王俊凯眼看着王源头上的绿芽颤巍巍地晃了一下,好像也跟着在说“不行”。


 


王俊凯在旁边闭着嘴笑,那是一种刻意压抑又不受控制的笑的方式,他的视线从头顶上的芽滑到那人光洁的侧脸线条,直到心突突地跳起来,又很快地转头,好像刚才都一直很投入地在录节目一样。


 


这棵芽确实成了青春期口是心非的男孩子最好的借口,王源也能在王俊凯抓到他投过去的先并询问的时候理直气壮的说:“谁在看你啦,我是在看它。”


 


“看它不就是看我。”


 


“你没有它可爱。”


 


“因为我是帅。”


 


拌嘴的时候更加生机勃勃地生长。


 


又或者是户外拍摄的间隙,化妆师要他们撑同一把伞遮漫天的阳光,王俊凯像是拿不稳那把伞,倾斜了又举正,王源叫他好好打,王俊凯扬起下巴,说是怕它被晒到。


 


说完还往他头上恶劣地吹了口气,看着王源那棵芽歪了一下,再低头冲着他笑。


 


明明吹得是头上的芽,红得却是半藏在头发里的耳朵。


 


拍摄结束后回酒店,王俊凯歪倒在车窗上睡着了,脖子扭成一看就很不舒服的姿势,王源去扯他的衣领,王俊凯的头就换了个边,顺势枕上了王源的大腿。


 


王俊凯眼睛睁得很大,也不知道是先天优势还是太困了,反正看上去像两片波光粼粼的湖泊,王源在那双眼里看到自己模糊不清的倒影,他偏过头去瞧车窗外飞速退后的树。


 


“会压到它的。”王源为自己的行为做了一个令人无法反驳的解释。


 


这段路王俊凯睡得不深,光影来回在眼前晃动,尽管他是闭上眼睛的。偶尔有轻微的重感压在头上,应该是王源的手,王俊凯被摸得很舒服,没有睁开眼睛。


 


后来到了酒店的地下停车场被叫起来,跳下车的时候忽然对他说:“ 你也喜欢的吧?”


 


“喜欢什么?”


 


“喜欢被摸头啊。”大胆的王源又把手放在了他的头上,王俊凯眯了一下眼睛,听到他说:“它好像又长高了一点点,我才摸了几下。”


 




04




王源突然开始投入最大的热情寻找恢复正常的方法,对此已经安之若素的王俊凯问其原因,王源说:“太萌了,不利于我转型。”然后又对王俊凯建议,如果王俊凯要转型不妨留着。


 


“你当我傻啊。”


 


长了芽之后王俊凯时不时去摸头发,摸到鬓角那里才意识到问题,又若无其事地往下滑,假装什么都没发生,被粉丝的镜头捕捉到,叫嚣着太可爱了,源凯源凯。


 


王源在后台面无表情玩手机,造型师给王俊凯吹完发型他也抱着手机缩到那里去,本来想给王源看个段子,刚凑过去却发现他鬼鬼祟祟按了关机键锁屏。


 


“干嘛?”


 


“你在看什么哦?”


 


王源抿了抿嘴唇,退了一点,说,“没什么啊。”


 


“是不是找到了方法?”他放下手机去掐王源的腰,催促他,“说啊,说嘛。”


 


“不是,哎,你别啊。”王源反常的脸面泛红,偏过头,舔嘴唇,典型的隐瞒表现。


 


王俊凯伸手去碰他头上的芽,竟然也和主人一样在王俊凯手里瑟缩了一下,王源欲哭无泪,苦于旁边还有工作人员,只好说:“你不要碰它了。”


 


就这还源凯呢,王俊凯明知故问:“它是变身含羞草了吗?”


 


王俊凯得意于自己戳中了王源的痛处,王源则焦躁于变得有些奇怪的自己。


 




05


 


工作结束后回到酒店,王源稍显异样的情绪终于被王俊凯发现,但他以为他只是累了。洗完澡的时候又看到王源丢在浴室地板上的东西,便顺着提醒他扔在浴室的东西,还是要收好,待会自己去洗掉,不然走的时候又找不到。


 


王源在打手机游戏,非常专心,可是王俊凯一和他说话他会忘掉下一步动作,他的情绪就像一颗倒数不停的炸弹,马上,马上就要爆炸了。


 


闭着眼深呼吸,王源尽量平静地表达自己:“你先别和我讲话,我现在好烦的。”


 


但这句话或者说这个态度还是惹恼了王俊凯,他脸冷得很快,手掌拍在桌子上,突兀的声音把王源吓得一缩。


 


王俊凯扔出了一个凌厉的眼刀,王源尚敢接招,但随之而来的一个轰鸣炮火般的“好”字还是让他后怕,人走了都仿佛还能闻到留下来的硝烟味儿。


 


过了半刻王源抱着腿把脸埋进去,头上的绿芽有点耷拉,显得没什么精神,他只是有点后悔。


 


碎碎念的王俊凯烦死人,发脾气的王俊凯吓死人。


 


第二天的情况不是太好,两个人都有持续要给对方脸色看的意思,大概就是觉得自己已经处处迁就步步退让的王源,还是让王俊凯觉得他有时太犟太会惹人生气根本猜不透。


 


都说天蝎座记仇,是,王源只记得王俊凯发起脾气不要太恐怖,而且还刻意的恶劣,就是那种对所有人都可以笑脸相迎唯独转向他就凶得要死,他不想惹王俊凯生气,那样他也不会心里好受。


 


而王俊凯这边呢,王源淡漠的语气,冷冰冰的眼神,小心规划好的只要再多靠近一厘米就会和好的距离感,这些为他准备的武器,无论哪样都能轻易点燃自己。


 


所有的感情都要历经时间的磨合,四年并算不得长,但已经占据了他们彼此人生的四分之一。随着时间这条直线向某一个未知的点蔓延,也许我们将逐渐沉淀,而年轻时的骄傲和冲动会成为永远的纪念。


 


一天下来镜头前还好,只是私下里尴尬的气氛日嚣尘上,气焰怒张气势如虹气盖云天,仿佛誓要冷战到底,拼个你死我活。


 


周围的人没有一个是好受的,更别说暴风中心分庭抗礼的这两个,武林高手过招,向来都是不出招却腥风裹血雨,不说话却水深火热。


 


王源说昨晚睡得不好今天要换房间,王俊凯却说是他们那个房间太吵,结果最后换是换了房间,只是他还是和王俊凯在同一个空间里。


 


王源觉得王俊凯就是故意要折磨他,他不开心,很不开心,所以它也不开心。


 


王源对着浴室的镜子深吸一口气,拉开门走出去,王俊凯假装没有看见,拿着手机进入微博又退出进微信,看起来忙于愉快聊天的模样。他做好了准备,不管王源说什么,他都要先板着脸佯装冷淡,好像这样堵在自己胸口的那团就会消散了一般。


 


王源故作镇定的声音还是在发着抖,像一只受伤的幼兽嗷呜不停,王俊凯的心就变成了一块熔岩巧克力蛋糕,让他一戳一个准。


 


王源说:“王俊凯,它可能需要你浇一下水。”


 


 


06


 


酒店的床足够两个人躺下,中间的距离不近不远,可以是毫无缝隙的亲昵,也能是一道无形的鸿沟。


 


王源和王俊凯又一次冷战刚刚宣告了结束, 王俊凯血液里涌上来的欣喜并非源于对方首先示弱而自己打了个胜仗,说实话他们之间这些暗暗的较劲输赢如果真的那么重要,那两个人早就玩不下去了。


 


王俊凯的欣喜来自王源搭理他这个举动本身,然后就连他自己都没来得及发现的,头顶上的小苗长势喜人,好像被播撒了三月的春光,浇灌了四月的露水,再放进五月松软的土壤里,迎着六月的风舒展姿态。


 


两个人都用着恬静的白雪公主式睡姿,显得格外现世安稳岁月静好。床头的灯没有关,橙黄色的灯光下,王源在诉说王俊凯在倾听。敞开心扉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需要足够的信任和适时的软弱,王俊凯对此很受用,他也开始伙同王源一起怪罪自己的某些处女座恶习。


 


王源说着说着开始吸鼻子,他还不至于哭,只是不好受。王俊凯摸索到他的手,不再像以往那样伸出去又收回手,王源也用勇往直前的魄力准确无误地回握住,掌心的温度彼此感应,王俊凯鼻腔里发出一声舒服的叹喂,那一刻漂泊已久的小船终于停靠在属于它的港口。


 


王俊凯偏过头去,王源的发梢还有些湿润,在光下显出七分柔情三分暖意,又在王俊凯这里化成了十足的心动。


 


光线中滚动的尘埃见证着两具年轻的躯体拥有世上最青涩的野心和最令人憧憬的味道慢慢靠近与聚集,没有急不可耐呈现出成年人那种粗鄙的色欲,只有极尽可能的小心翼翼,一点一点的挪动,纯粹又纯情的贴近,碰触,直至契合,空气中都是让人微醺的甜香。


 


颤动的睫毛扫到脸颊上,王源心里住进了一只世界上最漂亮的蝴蝶,酸胀饱满,停驻在他的心头,半透明的纱翼一扑一扑,心愈发痒得难耐。


 


此刻闭上眼睛的王源心里却一点儿也不黯淡,过往的走马灯一帧一帧,他的挑剔,他的在意,他的迁就,他的妥协,无数个画面堆砌成一个看似无厘头却早已深植于心的念头。


 


“我晓得了,他喜欢我,我也喜欢他。”


 


 


07


 


王源有过对于初吻的浪漫设想,接吻对象要长得漂亮,闭上眼睛睫毛要长,这样回忆起来他的情窦初开才足够美好;他像个诗人,觉得最好是在晚上,有繁星和月光为证;也许是家门口的路灯,或者是学校篮球场的照明,总之要有一束光线舒缓地流淌,走过他的眉梢和对方的眼角;虽然都说接吻是要闭着眼睛的,但他还是要偷偷睁开眼,看看对方的表情,是不是和他有着相同的快乐与窃喜,甜蜜与羞怯。


 


于是这个吻终止于王源睁开眼睛,他看到王俊凯专注的眼尾,深情无限;当然还有开在他头上的,粉嫩可爱的那一朵花。


 


王源开口了,他说:“你脑袋开花了。” 


 


王俊凯还是侧躺着,“你才脑袋开花了。”


 


说完都因为各自眼前的画面太过滑稽而笑得直抖着肩膀,王源头上的花也跟着跳跃舞蹈。


 


“原来它开花是这个样子的。”王俊凯无不感慨,说好的只是“浇水”,却造就了一场花开。


 


王源眼里闪动着光芒,他看着王俊凯说:“特别好看。”


 


王俊凯心跳漏拍,赶紧说:“睡觉吧,好晚了。”


 


“我睡不着。”脑子里充满了胀大的彩色光圈还有柔和的白光,他太兴奋了,“老王让我摸摸你的花吧。”


 


“摸完就睡了。”


 


“好。”


 


王源用手轻柔的触碰过后依然觉得不够,又用自己头顶的花去碰王俊凯的,索性最后就着这个姿势就睡着了,两朵花绕在一起,并蒂双生,亲密无间。


 


 


08


 


这一觉睡得特别踏实,王源惺忪着睡眼挪到浴室,看到镜子里的画面愣了一秒,随后高声喊道:“王俊凯!没有了,我的花花没有了!”


 


然后还轻轻补了一句:“所以接吻是真的有用的。”


 


身后跟着他进来的王俊凯不知道听清了这一句没有,同样他头上也没有了芽。两个人陷入了长久的诡异沉默中,王俊凯蹙着眉一脸不解,“王源儿,你在说什么啊?”


 


王源急了,他指指王俊凯,又指指自己,“昨天你,我——”又突然想到什么似的,表情一下子变得有些惶恐,不对不对不对,他咬住嘴唇,想,我喜欢他总是没错的。


 


王俊凯绕过他到盥洗台,“昨天睡得蛮早的啊,你不是做梦了吧?”


 


王源张着嘴,双眼发红,他再看也不能在王俊凯头上看出一朵花,所以头上长芽是梦,争吵是梦,花开是梦,亲吻也只是梦吗?


 


他真的糊涂了,“我大概……真的是做了一个梦吧。”王源委屈地撇撇嘴,那你还喜欢我吗?


 


王俊凯忽的笑了,转过身来靠在盥洗台上面对他,露出的就是以前那种“我骗你你都相信啊”的笑容,“你做了什么梦,说说看啊,也许我们做的是同一个梦呢?”


 


“我梦到你脑袋开花。”被耍了的王源转身要走,轮到王俊凯气急败坏拉住他说:“你才脑袋开花。”


 


王俊凯没有防备的就被双手穿过腋下搂住,王源忍不住贴着脸蹭了几下,像只软和的小兔子,王俊凯就抱着他的腰,头搁在王源的肩膀,听到他说“喜欢你”,又听到自己回答道“我也是”。


 





评论(144)
热度(1998)
  1. 嵩山无情。王家的小小凱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