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鱼

01

 

山城的四月天不比南国流光烂漫,临近傍晚天色愈发朦胧,年轻的语文老师要他们先自己预习一遍课文,王俊凯全心投入地看完之后发现自己好像太过迅速,班里其他人都还埋着头,当然也有像最后一排那位这样直接趴下就睡着了的。

 

王俊凯笑笑,手指抠着书本开始发呆。

 

和同龄的孩子还会偶尔抱怨作业太多课程太重相比,能够安静地在学校上一天课对他而言就已经是很闲适的生活了。也并非是他仗着有一些特殊的经历就认为自己比同龄人更加成熟,确切的说,他们应该是比同龄人背负了更多的东西。

 

窗外灰白的天空无一物,王俊凯随手翻到了很久之后他才会学到的兰亭集序,书里描绘的暮春说是“天朗气清,惠风和畅”,压根没法让人与眼前所见联想到一起,倒是让他想起一年前那个春光乍泄的午间,他被王源从酒店的床上拉起来,拖到亮堂的庭院吃早茶。

 

记忆中的阳光分外耀眼,和风吹到脸上阵阵暖意,王源那时还没有比他矮很多,走在前面看不到发顶的旋,不过小孩子脾气没怎么改,说到吃的就咋咋呼呼,一双眼明媚得胜过初春盎然的绿意。

 

“快来快来,我跟你嗦,虾饺可好吃啦!”

 

垂眼看裹着的外套,王俊凯就格外怀念起那天笼在身上,能把人烘软了的阳光。

 


他对食物没有王源那种热忱,也不晓得他是怎么学会那些稀奇古怪的词语来形容一道菜,什么画工好精美成色很不错之类的。

 

粉丝总是说他说话很有意思,他倒觉得王源说话才有意思,也可能是他们两个都有意思,所以才会经常说着说着就莫名其妙笑倒过去,别人抱怨不懂,两人美其名曰没有共同的梗,没默契。

 

其实真要王俊凯说出哪里好笑,他是讲不出来的。

 

只是看到那个人心情就很好,情绪变得不受自己控制,开心得非常外露。

 

用微博上的话来说,他这症状应该叫做被王源萌到了。

 

明明还是小孩子有时却要煞有介事装大人模样说话,一脸诚恳的样子又可爱得要死,看得王俊凯心里咕噜噜冒起了不安分的糖水泡泡。

 

会和王源抢这抢那或刻意欺负他的时光也是恍如隔世,别的不说,发生在自己身上的变化他是最清楚不过的。

 

不知不觉自己口中的王源开始常常与调皮又或是听话这样的字眼挂钩,总给人一种王源是不是在逆生长,他们之间的年龄差难道又拉大了的错觉。

 

王俊凯是有着自己的坚持的。


处在他这样不尴不尬年纪的男孩子,大多都是矛盾体,在他们身上既能看到少年未脱的稚气,也能感受到男人的可靠和稳重,他会有想要挺身保护的东西,也时常需要一个温暖的怀抱。

 


抽屉里突然震动的手机打断了王俊凯的思绪,他一眼扫过去瞧到个名字,嘟哥。

 

他是嫌弃过王源取这么个ID的,只是王源信誓旦旦地说他是嘟嘟亲哥,所以才叫嘟哥,他觉得这只狗把王源的仅存的理智都蒙蔽了,非常嫌弃地说:“你之前还说嘟嘟是你亲儿子。”

 

 “我怕和我嘟有代沟,还是年轻一点好。”

 

王俊凯想起之前他们的玩笑话,便说:“那我也不用做嘟嘟妈了吧……”

 

王源听后扑哧一声笑出来,“毕竟你是上个世纪的,叫哥哥是不是太年轻了,我帮你问问嘟嘟看他愿不愿意吧,哈哈哈哈。”

 

王俊凯很是无奈也拿他没辙,因为看着王源弯弯眼笑的样子整个人都像滚进了一团蓬蓬的棉花糖,就只好口头上说他一句幼稚,软乎乎的反击背后的真相其实是他羞于承认自己很享受这种状态。

 

 

要开小差之前他也和普通学生一样,瞄了眼窗户和讲台上的老师,然后才把手伸进抽屉。

 

一打开就是自己笑裂了的脸,王俊凯真是无语了。

 

-[表情]

-我帮你买了蛋糕哟[微笑]

-……自己想吃不要拿我当借口[拜拜]

-你最后一节不是物理课吗?!

-我们物理老师有事改自习了[坏笑]

-放学帮我买下你们学校门口那家奶茶店的抹茶奶绿~

-好久没喝,想死我了_(:з」∠)_]

 

然后为了表现出自己是真的很想要,王源又发了个他自己自制的王源流宽面条泪表情,王俊凯长按着那张表情,偷偷把它保存了下来。

 

只是一应下人就跑了,说是不耽误他听课,王俊凯有点失落,转念一想又觉得王源造孽,以前他们也是自己回家,而现在看似风光,背后的代价却只有彼此懂得,娃儿不就是想喝个奶茶!当然要给他买,买买买!

 

这个周末他们有行程,下课后王俊凯被班主任叫到办公室循例询问了一些情况,晚自习就不上了。不过数学老师过来有题任性的拖了个堂,他怕外面的车等太久,所以随意收拾一下小跑着出了校门,打包一杯奶绿在老地方上车。

 

“嘿!”

 

王俊凯被他吓了一跳,手里的饮料差点没拿稳,转身问后座的人:“你怎么过来了?!” 

 

王源身子往前倾凑到前座中间的空隙,眼睛直直的看着他:“顺便噻,你们放学也太晚了吧,我都等好久了。”

 

“老师拖堂咯。”王俊凯一边说话一边悉悉索索把包住吸管的塑料包装扯下来,然后给他插上又塞他手里,“给给给,你的抹茶奶绿。”

 

王源拿过去喝了一大口,圆圆的脑袋还没缩回去,探头探脑之后问:“你没买啊?”

 

王俊凯打了个哈欠,“天天喝有撒子味道哦。”

 

“今天的感觉特别好喝!”王源表情夸张,也不管其他,直接把吸管对上他的嘴,“不信你试一哈儿。”

 

王俊凯进也不是退也不是,最后还是身体先行一步含住了吸管,抹茶粉和牛奶的味道在舌尖化开,味觉上的幸福感一下延伸到心眼里。

 

 

02

 

飞机到达目的地时夜已经深了,北国的风也一点儿不留情,走下舷梯要去搭摆渡车的那段路把王源吹得浑身发抖,喊着“好冷好冷”,然后躲到王俊凯身后缩成一团,又小声在他肩后说:“矮一点也是有好处的。”

 

他大概以为在这风里王俊凯最多能听到破碎的几个音节,所以被人回头一瞪王源也就跟着瞪大了眼睛。

 

“干嘛。”

 

“你,喷了我一脖子二氧化碳。”

 

王源嘿嘿一笑,说:“那正好,暖和。”

 


之后到了酒店洗完澡王源困得眼皮要打架,他这一路都没睡,能撑到这时候也真的是仗着年轻有本钱。相反王俊凯倒是精神得很,王源被他闹着闹着也来了精力,两个人又扑到一块瞎打了一阵才去休息。

 

不知道是不是玩得太疯反而起了助眠作用,早上醒来精神焕发的,化妆的时候心情两人都不错。王源把最后一块巧克力蛋糕投进嘴里吧唧吧唧几下吃完又接着让化妆师姐姐画脸,弄好了头发的王俊凯翘腿坐在沙发上低头看手机,手里拿着王源刚刚递给他的那半块蛋糕。

 

刚要放进嘴里,化妆师姐姐见着赶紧提醒他一声:“别把唇彩吃掉了。“

 

王俊凯嬉笑着拉王源下水:“姐姐这话你要和王源说,他待会儿还要吃糖的。”

 

王源因为在涂唇膏所以不能动,微张着嘴含糊地抱怨他:“什么啊,那还不是你给我买的。”

 

“因为你说想要啊。”

 

“那你就不要说我嘛。”

 

“行行行,不说你。”

 

化妆师姐姐说他们这跟小孩子吵架似的,王俊凯不服气:“主要是王源幼稚。”

 

王源这半年长得不多,比他矮了半个头去了,王俊凯很怀疑是因为他喜欢吃些有的没的,一副没长大的样子,所以连带着长不高。

 

王源仰着头呐喊:“我也是很成熟懂事稳重帅气的好吗!”

 

王俊凯戳他痛处:“然后成熟懂事稳重帅气的你居然到现在也没学会系鞋带。”

 

王源狡辩:“我又不是不会,只是系不好。”然后转背过去,“哎呀我不跟你说了,我们有代沟,比马里亚纳海沟还要深的那种。”

 

王俊凯百度了一下马里亚纳海沟生气了十秒,最后还是忍气吞声接受了这个设定。

 

 

03

 

可是下午录节目王源居然和他较上了劲。

 

要说王俊凯怎么会这样觉得主要是因为还没开始拍摄的时候他看到王源鞋带松了,他已经矮身想要帮他系一下,不过王源动作更快,王俊凯也就尴尬地停在那里,好半天才反应过来,站直了身子。

 

后来轮到个人做单独的自我介绍,王源又抢先介绍他是“我们组合最老的王俊凯”,王俊凯打蛇随棍上地接下了这个梗,也没有心思去生气,因为他比较担心王源是不是因为化妆间的对话在生气。

 

就这么恍恍惚惚结束了节目录制,接下来又有例行的媒体采访,他也不好拉王源说悄悄话,再加上采访之前他都有些习惯性的紧张。就算这一年来他们也经历了不少的大场面,面对记者还是王俊凯最头疼的事情。

 

一开始都还是提的正经问题,新专辑宣传,上节目心情,学业训练恋爱情况,更难得有个记者提了个挺有深度的问题,还正中下怀。

 

“你们现在会不会觉得同学很幼稚呢?”

 

话音才刚落下,王俊凯耳畔就响起王源无所谓的声音:“我自己都比较幼稚啊。”

 

王俊凯不由得去看他,又恐在那幅好看的眉眼下真的发现愠色,王源一脸率然嘴角带笑,却更像是刻意不转头只为回避他。

 

记者很快又问,那小凯你呢?

 

王俊凯反应过来,调整好情绪,如实说了自己的真实想法。

 

之后又被问了些有的没的,气氛还不是特别尴尬,直到有个记者点名王俊凯问:“周杰伦和杨幂同时掉进水里你会先救哪一个?”

 

……你怎么好意思想出这么刁钻的问题为难我一个小孩啊?!

 

王俊凯脸有些冷,显然是被问倒了,王源在旁边看他一脸WTF低头想笑,只是场合不对硬给憋住了。

 

虽然这问题很奇葩,可他怎么也想不到王俊凯会想了半天最后支支吾吾来一句:“下……下一个?”

 

王源愣住,脑筋转了个圈,趁着还没人反应过来赶紧说:“他们三个都在水里的话我就要去救王俊凯了,因为他胖,把他救出来水就变浅了,这样大家都得救了!”

 

下面站着的无一例外都笑了,记者们年纪也不大,但还是把他们当做小孩子看待,王源在中间又显得格外小一些。这话一出,给王俊凯出难题的那位也好心地顺势造了个台阶,接话说:“那队长肯定也会救你的。”然后又把话筒递了回来。

 

王俊凯笑得尴尬,不过心情比刚才轻松多了,“我才不要救王源,他竟然说我胖,我真的不胖啦。”

 

底下又是一阵笑声。

 

说完王俊凯斜过目光去看身边的人,王源好像察觉到了他的视线稍稍抬头,会客室的灯落了他满目星光。

 

忽然王源冲他眨了一下左眼,王俊凯心里一震,还怀疑是否是自己眼花,睫毛飞快地扑腾,王源涂过唇膏的嘴弯起来,钩子似的拽住了他的心,步步牵引自己向他靠近。

 

 

04

 

结束一天的工作在回酒店的途中,王俊凯无数次掀起衣服摸自己的肚子,最终实在忍无可忍,转过身捏着王源的脸口口声声质问他:“我!到底!哪里!胖了啊?!”

 

王源嘟着嘴巴瞪着眼睛,闪过一丝的惊慌,然后可怜兮兮说:“那我是为你着想希望你肥一点啊。”

 

王俊凯脸一红松了手,自己好像经常被王源这样迷惑然后就心软了。

 

王源如获大释摸摸自己的脸,嘟囔说道:“而且那是采访欸,也不可能什么都不说吧,会好尴尬的。”

 

王俊凯听到这话心里突然有点发酸,涨涨的,也没有一个出口可供他倾泻他这难受。

 

就和当初听王源兴高采烈和他说自己养了只狗叫嘟嘟那时候一样,诧异之余还有些说不出来的担心,因为在他的深层认知里,王源自己都还需要他来“看管”。

 

之前他们第一次录户外节目,王俊凯在生人面前脸皮挺薄的,王源倒是放得很开,心想反正是做节目嘛。后来被路人拒绝得多了,他也闷闷的了,一直喃喃自语问为什么他们认识我们也不愿意帮忙。王俊凯本来不想告诉他,可王源实在问了太多遍,他又怕王源会自己乱想,只好解释说:“别人也有不愿意的。”

 

即使这是王俊凯思索再三之后才能告诉他的一个答案,他仍抱着一丝侥幸希望王源没有听到,更不要自己想通。最好是王源能把这些事情都抛开,依旧做原来的他,想得简单一点幼稚一点没什么不好的。

 

还是希望把他保护得好一些,不仅仅是因为自己年长一岁,又或是组合队长对队员的责任,而是王俊凯心甘情愿与他沐风栉雨时自己站在前方。

 


脑子里像塞了一堆乱的不行的毛线球,王俊凯有点想要试探一下王源的,又觉得不好说,欲言又止,一点也不干脆。

 

“当时采访你说……”

 

“恩,说什么?”

 

“就是你说你很幼稚,不是……在生我的气吧?”

 

王源被他的想法吓到,“怎么可能!”然后立刻摆出“你也想太多了”的嫌弃脸瘪瘪嘴说:“我说的是事实啊,不过我不喜欢你说我幼稚就是了。”

 

王俊凯泄气:“……双标吗你,说好的凯苏大队长呢。”

 

王源拿出手机埋头划划划,说话变得更小声,也不再看王俊凯的眼睛了。

 

“就是不想你总把我当小孩子啊。”

 

 

05

 

第二天还是在化妆间,他们还是他们,只是化妆师又换成了颁奖典礼给他们安排的,要穿的衣服也和昨天不一样了。

 

化妆姐姐边化妆边和他们闲聊,笑着说觉得王源特别黏人的感觉。

 

王源一脸懵懵的,问她:“啊,为什么啊?”

 

姐姐捂着嘴偷笑:“刚才看到你下台的时候挂着那个胖胖的哥哥脖子下来的,特别可爱。”

 

王源摇摇头为自己代言:“姐姐你不知道,王俊凯更黏人的 ,像我这么瘦他平时还要靠我身上。”

 

所以红毯待机时王俊凯就悄悄和王源说:“你瘦没关系,反正我肥。”


然后看着王源一脸???,露出邪邪的坏笑。


所以下次赖着我吧。


 

颁奖典礼上他们在欢呼声中走上舞台,这样的场合并非只有歌手才会出席,王源视力不错,平时都不用戴眼镜,一眼就认出台下坐着的某位名人,那是王俊凯即将要合作的导演。

 

王俊凯的脚步有些快,王源手往前面摆出了幅度,像是要去拉他的手,鼎沸的人声让他心头一动又收了回去。

 

这时王俊凯也偷偷把手背在身后,竟然也是要来签他的手,王源顿了两秒,两只手才好不容易握住。

 

王源还是躲在他身后说话:“这样好吗?”

 

王俊凯没有回答,却把他拉到身边来哄说:“别紧张。”

 

王源点点头,把他的手抓得更紧些。

 

 

06

 

那一天到北京的飞机上王源用ipad看了部老电影,虽然用了老这个前缀词其实也没有那么久远,就和王俊凯一样。

 

王俊凯看到片名咦了一声,脑子里闪过了一瞬自己之前的试镜经历,手指顺着他一边脸颊摸上去,拿过耳机皱着眉头塞到自己耳朵里,说:“你啷个喜欢看这种纯爱片哦?”

 

王源和他想到一块去了,就说:“看不起纯爱片啊,说不定以后你就要演咯。”

 

王俊凯本来还想说我才不演,就像很早之前他们谈论这个话题那样理所当然的语气,而要说的话却尴尬地停在嘴边,迟迟无法吐露。

 

他长大了,经历了许多之前从未想象过的事情,成长带来的不是只有拔高的身体与日趋明显的轮廓,还有更丰富,更复杂,以至于让他都措手不及的变化。

 

舱内有人走动和低语,王俊凯为了看清画面凑近他,两个人都不说话了。

 


飞机航行到一半时正临近黄昏,王俊凯不知何时倒在自己肩上睡着。王源还记得自己说过自己的肩膀永远是王俊凯温暖的港湾,把其他人逗个半死。

 

耳机的声音被他压得很小,所以才会听到前排小女孩哇的一声惊呼。

 

遮阳板打开,王源眯了一下眼睛才慢慢适应这片浓墨重彩,浑圆的夕阳慢慢跌进比天更深的幽蓝怀里,天地的交界线被晕染成光焰般热烈的金橘色。

 

等到最后的余辉都消失不见,王源才把注意力从小小的窗口收回来,他ipad上电影的男主角领悟到青春与成长的残忍,正在大雨中狂奔,旁白却用着平静的语调说:“成长最残酷的部分就是,女孩永远比同龄的男孩成熟,女孩的成熟,没有一个男孩招架得住。”

 

王源揉揉酸涨的眼睛,按下了暂停。

 

窗外并没有完全暗下去,是像深海那样漂亮的蓝色,他把眼睛张得很大,调皮地异想天开会不会看到跃出水面的鱼。

 

年轻就是可以去疯去闯,去幻想去践行那些大人们都不敢不愿不能的事情。

 

可惜的是谁都无法阻止成长的脚步,他们也免不了要成为无趣的大人。

 

还好王源不是会钻牛角尖的人,至少他可以想到世上有这样一个人,自己不用苦苦寻思如何招架他,也无需在他面前伪装什么假面,我们交付给对方的不是青春的残酷而是自己脆弱又坚硬的背脊,去背负那些别人不能为我们背负的。

 

付出,梦想,荣耀。

 

王俊凯曾对他说过的十年二十年三十年,他要把这份珍重放在心底。

 


虽然一个老被说幼稚,另一个也忍不住管束,彼此之间却深深觉得这世上再也没有比我们更了解对方的人了。

 

你有你幼稚天真的一面向我展现,我也有我成熟稳重的肩膀予你依靠。

 

 

07

 

着陆时巴山夜雨绵绵,踩上踏实的山城土地两人不约而同产生一种尘埃落定之感,王源记起他曾看过的一句诗是写,你没有如期归来,而这正是离别的意义。*

 

他想,现今我们如期归来,大概就是家的意义吧。

 

依旧是停机坪的那一段路,王源躲在伞下跟王俊凯絮叨自己明天的计划:“啊,终于回家了,明天我要去吃抄手醪糟汤圆麻辣火锅,还有我大南开小卖部的烤肠!”

 

王俊凯哑口失笑:“哪里吃得完这么多哦。”

 

“早上吃不完就中午吃啊,你呢?”

 

“吃面呗。”

 

“服了你了。”

 

“嗯,吃完再去买一杯奶茶。”

 

“呜,我也想喝。”

 

“下个星期去公司再帮你买嘛。”

 

“可我现在就想喝!”

 

“喝个头,给我回家早点睡觉了。”

 

 

08

 

也许我们之于世界如同两尾稚嫩的鱼,汪洋像温床,却也处处罗网,我愿同你休戚与共,一起幼稚,一起成熟,一起歌唱,一起成长,一起成为更好的人,更好的我们。

不曾畏惧风浪,也要笑看风光。

 



*北岛《白日梦》

标签:凯源
评论(68)
热度(9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