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兰



01

 

那些期盼得到的事,总是悄无声息而至。

 

 

王俊凯在一片极致纯粹的白中驰骋,断断续续的呼喊擦过耳廓,一种可称之为美妙的感觉在他体内不断蒸腾,最后炸开一朵粉红色的蘑菇云。

 

白炽灯的光溜进眼缝,粉刷雪白的天花板刺得他再次眯紧双目。

 

“王……醒……王俊凯!”

 

王俊凯偏过头去,不情愿地睁开一只眼,王源踩着自己的床露出上半脸,眉头皱得很紧。他忽的觉得手上发疼的烫,低头一看是王源拍打着他裸露在外的手臂。

 

“快点起来,要迟到了!”

 

王俊凯嗫喏着爬起来,刚要掀掉身上的被子,却在看清里面的光景时神色一僵。

 

“王源儿,你…先走吧。”

 

“怎么啦,你不舒——”

 

王源嘟起的嘴型戛然而止,及时醒悟过来他们这个年纪的男孩子总会遭遇的某些“尴尬”,挂着一个了然的笑冲王俊凯挤眉弄眼而后挥手离开。

 

 

王俊凯有些洁癖的想要冲澡,但时间真的来不及。心有不甘地吐出嘴里的水,那些液体像张牙舞爪的小怪兽把脆弱的白色泡沫一口口吞食,然自身同样无可避免地流向下水口走上牺牲的命运。

 

匆匆跑过长廊去往教室,途中也有看到一两个气喘吁吁的女孩,晨风兜满她们宽大的校服,粗糙的布料不透气却透光,王俊凯看着那些纤细白皙的手臂从袖子里伸出来的样子甩了甩头。

 

夏天来了。

 

 

02

 

王俊凯还是迟到了,而且被去班上巡查的老邓抓个正着。

 

被拉到走廊上语重心长说教了一番,那些话王俊凯大多都可以背下来,却还是要低着头佯装忏悔,好让这场精神折磨早点结束。

 

漫不经心抬头看了眼教室,玻璃有些反光倒映出班主任和自己的身影,王源探着身子在看他,比其他认真背书的同学都要高出一截,被王俊凯发现便迅速地低头假装读书的样子有些困窘的可爱。

 

窗户上王源的侧脸覆盖住他的左胸口,湛蓝的天空有成团的棉花糖。

 

 

03

 

王俊凯第一百次戳王源的手,又一百次被后者瞪得悻悻收回。

 

教室后方的挂钟预告下课的号角即将吹响,王俊凯用肩膀轻撞王源,压下头,挺直的鼻梁和发烫的耳朵近得就快要贴到一起。

 

“下课陪我去厕所。”

 

王源偏过头,嘴唇和嘴唇只相隔一指,但两人都没有因此退却。

 

“我不想去啊王俊凯。”

 

王俊凯刚要发作,抬头却看见王源嫣红的嘴唇弯起微妙的弧度,眼底似笑非笑。

 

不顾夏日躁闷湿热的空气又贴了上去,赤裸的手臂紧挨在一起,校服下王源异常白皙的肤色让王俊凯晃神了两秒,也许更长。

 

那是一种怎样的心情呢,王俊凯想,无论如何不该是渴望。

 

 

04

 

林娜娜实在是看不下去了。

 

黏糊糊的夏天,王俊凯和王源却像是拥有自动免疫燥热的功能,从肩头到手肘严密贴合,发梢与发梢彼此磨蹭。

 

什么也无法阻挡他们成为一对连体婴儿。

 

王源去交语文作业的五分钟里王俊凯看了好几眼走廊,她终于忍不住吐槽:“才走了几分钟就舍不得了,谈恋爱都没你俩这么腻的。”

 

王俊凯果断拉下脸来。

 

林娜娜早就习惯了这个经常性黑脸的前桌突然翻脸不认人的冷漠,比起王俊凯,王源着实要可爱太多了。就像昨天她也问了王源这个问题,人家就抿着嘴摇摇头,有些懵懂的眼神是在这个年纪的男孩身上少有的纯真。

 

无论哪个年纪的女孩子都吃这一套。

 

 “你还是少看点耽美小说吧。”显然王俊凯是不解风情了些,逆光下眯眼的神情微妙得刚好。

 

 

05

 

绚烂又热烈的阳光将夜晚的一场暴雨带离。

 

王源问王俊凯要不要去游泳,于是王俊凯理所当然地以为只有他们两个人而已,去了才知道宿舍的哥儿们也都被王源叫上。

 

花生哥攀上王俊凯的臂膀,呼出的热气都扑在脖颈间,笑嘻嘻地揶揄:“打扰你跟你家王源儿单独约会了啊。”王俊凯推开他,鼻子皱起来嘟囔:“说什么呢?”

 

 

男孩子们就像一锅煮沸的水蜂拥着走进更衣室,王源懒得拿柜门的钥匙,早在门口就拉了王俊凯的衣角说:“我跟你一个柜子好了,钥匙带着好麻烦。”

 

他们一向是这样不分彼此。

 

春游只背一个书包,王源要是累了,王俊凯就帮他背,王源的妈妈会做双份的三明治让王源带上。

 

王俊凯逛超市经常拿一盒完全不是自己口味的曲奇饼干放在推车里结账,带去学校自己不吃,最后全进了王源肚子里。

 

“王俊凯泳裤我放包里了你拿给我一下。”

 

王俊凯一怔,几乎是屏息着转过身,王源已经大大咧咧脱了T恤和裤子。也不是没有见过,甚至还一起洗过澡,但此时此刻王俊凯清晰地感到自己的瞳孔放大了一圈。

 

是夏天的缘故吗?

 

王俊凯怀疑空气里散布着大量的肾上腺素,在此刻统统顺着毛孔入侵他的身体。

 

王俊凯的骨架不大,但王源看起来比他更加清瘦,腰上紧实的肌肉拉出两道美妙的弧线,背过身去两片凸出来的肩胛骨恰到好处的骨感。

 

王俊凯清着嗓子,动作烦躁而粗鲁的从王源包里翻出一团软滑的布料递给他,王源伸过来接住的那只细弱手腕,像是一用力就会折断。

 

 

花生被一群兄弟抬手抬脚扔进泳池,庞大的体积激起了巨大水花,王俊凯站在池边笑弯了腰,眼睛也只剩一条缝。王源站在他身后,恶作剧般的用掌心推他的腰,难为王俊凯在惊恐中还能抓着王源的手把罪魁祸首一起拉入水下。

 

即使水的温度够清凉,被王源摸过的腰际却持久发烫。王俊凯闷闷地憋气沉进水下,向着王源游过去,半是报复半是确认,看到他纤细的脚踝便一把抓住,王源被他吓得不轻,头都栽进水里,最后攀着王俊凯的肩膀浮上来。

 

王源像条小狗甩着湿发,王俊凯的嘴唇微不可见的发颤。

 

“你们处女座可真是睚眦必报。”

 

“知道你还每天闹我。”

 

王源笑嘻嘻地又朝他泼了一掌水,立刻就逃跑似的游开了,简直灵活得像条鱼。

 

王俊凯来不及回击,仍掬起一捧水,手指合得再拢也阻止不了流尽的结局。

 

手掌的热度完全没有下去,身上的也没有。

 

池边有穿着可爱比基尼的年轻女孩从梯子小心翼翼地走下来,柔软的曲线跟男孩子稍显硬朗的身姿全然不同,王源看了眼女孩们,眼珠子一转又瞟向还愣在原地的王俊凯。

 

 

06

 

粉红色的烟雾慢慢退去,王俊凯猛地一下睁开眼睛跳下床,双眼发晕地摇晃了一下身子,急忙在早晨六点的晨光里洗掉了床单和内裤。

 

镜子里倒映出一脸倦容,王俊凯顷刻记起他迟到的那个早晨,王源那张戏谑的表情。

 

肥皂啪的一声掉在湿重布料上。

 

 

即使没有看见五官,他也知道梦中的人是王源。

 

那样细瘦的脚踝,搭在自己小麦色的裸臂上,两条手腕就像柔软的丝带,缠缚在他的脖颈后,抛入云端的极乐之感如潮水绵绵不绝。

 

林娜娜那句玩笑话在他的耳边嗡嗡回响,就像昨天晚上屋外恼人的蛙鸣。

 

蛙声,热夏,王俊凯陷入无边且莫名的焦躁。

 

 

07

 

王源非常怕热,一到夏天就会一直穿宽松的短裤,坐下来大腿露出来一半,上楼梯的时候还能隐隐看见秘而不宣的风光。

 

这个夏天才过去一半而已。

 

 

下午的数学课实在让人困倦,王源低着头看了半个小时的武侠小说,支起身子时发尾都被汗水浸湿贴在额角,脸蛋因为过于闷热染上红晕,看到身边王俊凯认真的侧脸,他才觉得还是要听一听课比较好。

 

讲台上老师不知道在讲哪一题,王源往王俊凯身上靠过去,手还没贴上去,光裸的膝盖骨就先碰到了同样穿短裤的王俊凯的膝盖,后者像是触电一般反应过来,压低声音问:“干嘛?”

 

“讲到哪一页?”

 

“第三页24题。”触碰的瞬间真的像有电流经过,王俊凯脑子里的警铃大作。

 

不着痕迹的往右边挪了一些,“不过你脸怎么这么红?”简直像熟透的桃子,摸上去大概是软糯的触感吧,王俊凯憋住后半句话,在心里想象这种感觉。

 

王源啊了一声,伸出手摸摸自己的脸,“很红吗?”然后又放在了王俊凯的手臂上,“你手很凉欸。”

 

王源带着他的手放在自己脸上的时候,王俊凯发誓他真切的闻到了广玉兰的香气。

 

那些雪白的花在绿油油的叶丛衬托之下散发着氤氲的芳香,温柔纯洁得就像他的掌心。

 

 

08

 

王俊凯在温度居高不下的季节里开始坚持穿长裤,经常热到把裤子卷起来,又绝不超过膝盖。

 

 

听了一晚上的昆虫协奏曲,漫长的晚自习后学生们蜂拥出教室,只是为了快点回寝室冲个澡睡觉。

 

王源和王俊凯被留下开班委的小会议,回寝室之后马上就要到熄灯时间了。

 

男生们为了节约时间一贯是三三两两一起进浴室洗澡的。王源已经很自然地脱去了T恤,露出上半身,站在浴室等王俊凯进来。

 

王俊凯在外面不知道磨蹭些什么,王源恼得很,大声喊王俊凯你到底要不要洗澡我衣服都脱光了。

 

王俊凯像是在等他这句话一样,立刻就说那你先洗好了。

 

王源简直莫名其妙,想到自己脱了衣服等了三分钟王俊凯居然说不来了。

 

“你到底在搞什么?”王源从浴室里探出头来。

 

王俊凯大惊失色,赶紧把手机塞进王源被子里,努力表现得若无其事的样子:“我有东西不见了,你先洗。”

 

王源狐疑地望他一眼,最后还是缩回去。

 

 

王俊凯带着花生哥的应急灯摸着黑进浴室,听着哗啦啦的水流声王源跟对头的寝室长抱怨王俊凯没事犯病。

 

谈着恋爱的寝室长最近对星座颇有研究,笑着说:“处女座嘛,跟你们天蝎一样,一个月总有那么几天。”

 

 

09

 

这次月考的成绩终于贴在教室前面的公布栏里,林娜娜看完回来跟同桌小声说,得,王俊凯和王源肯定又会坐一起,这次我要写不坐他俩后面。

 

班主任老邓用自主选座位的方式来激励学生考好,这确实是有一定成效的,比如林娜娜就是不想再看王俊凯和王源秀恩爱,在刷完一本一元硬币厚的辅导书后考试名次进步了很多。

 

 

王俊凯这次也没什么失误,数学还是全班最高,但他脸上的表情却不怎么开心的样子。

 

无意识地动着手指,水笔却脱手而出掉在地上。

 

写完了愿望小纸条他更加心烦意乱焦躁不安起来,转头看王源又那么认真的样子,心不在焉的王俊凯也只能假装着听课,但实际上什么都听不进去。

 

 

王源看着老邓新排的座位表要气死了。

 

他写的是和王俊凯坐一块儿,这是他们不用明说的约定。虽然他们也确实坐得很近,只是一前一后,不再是同桌了。

 

亏他以此为动力昏天暗地的做数学卷子。

 

王源去找了老邓问原因,老邓无辜的解释,王俊凯写的是不想跟你坐同桌啊。

 

王源怔住原地,因为太过吃惊嘴巴闭合不上。

 

 

下午换座位的时候王源压着火气帮林娜娜搬课桌,偏偏她还要火上浇油:“王源儿你早说你不跟王俊凯坐同桌啊,那样我坐在你后面语文作业也可以晚点交多——啊啊,你别突然松手啊!”

 

王源早就感觉王俊凯有问题,虽然王俊凯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的样子,甚至他们连吃饭,回宿舍也都还是一起。

 

跟寝室的其他同学一起。

 

王源跑一千米用的时间都比他们这几天单独在一起的时间长,对话也是寥寥无几,以前大多是王俊凯主动撩拨他,如今却是王源不开口,王俊凯就鲜少同他讲话。

 

又怕是自己想得太多,也许只是青春期的一点小疙瘩,迈过去便一切如常了。要是真的开口去问,王俊凯只怕会说他自作多情。

 

可是现在这样是什么意思呢?

 

王源紧紧拧着眉,不快在心底悄然滋生,尽管角落里王俊凯低着头的侧影也是闷闷不乐的样子。

 

 

10

 

王俊凯倒完垃圾看了时间打算赶回寝室冲个澡,经过操场的时候看到被哥们儿拉去打篮球的王源。

 

他们已经足足三天没有说话了,每次王俊凯想要开口破冰最后都以沉默收场,说不清是顾忌还是怯懦。

 

夕阳如血,王源拿着球的身姿矫健,跑位,站定,出手,一个三分稳稳落进框里,伸展的长臂线条优美。

 

王俊凯拿着两瓶可乐踱着小步越走越近,炙热的空气在瓶身上生成了细密的水珠,王源逆着光的面容也愈发清晰起来。

 

扎马尾辫的女生握着一瓶可乐突然闯进王俊凯的视野,像是心有感应,王俊凯停下脚步看着她走到王源放书包的地方,轻轻把可乐放在那里,立刻低着头迈着小碎步跑开了。

 

球场上的王源仍是挥汗如雨地奔走跃起,根本没有关注球场边的状况。虽然知道这样会把课本弄湿,王俊凯还是把手里冒着水汽的可乐放进了书包,背着日落转身离开。

 

 

11

 

周三晚上,王源紧抿的嘴唇终于让王俊凯明白,他完全就是在无谓的作死。

 

 

昨天体育课男生测了一千米长跑,王源在最后关头超过他第一个冲过了终点线。但是热风,冰水和冷气构成了绝佳的条件,王源下午立刻就感冒了。

 

第二节晚自习王源不见了影,王俊凯发觉自己开始对王源的动态一无所知,焦急的额头冒汗。问了王源的同桌才知道,王源跟老邓打了招呼,回寝室休息去了。

 

王俊凯收完班里的数学作业送去办公室,刚一进门就咳个不停,动静大到办公室里的老师都朝他看过来。

 

老邓还算是一个关切学生的班主任,“怎么,感冒啦。”

 

“是——咳咳咳……”王俊凯一个字音都没吐清就又开始没完没了的咳嗽了。

 

“你是被王源传染了吧,下节自习别上了,回寝室歇着吧,万一加重了还得去医院那是得不偿失。”

 

王俊凯咳着嗽点头,刚走出办公室便拿起丢在门口的书包脚底抹油溜回了寝室。

 

 

“王源,王源儿,吃药没有?”

 

王源在床上睡得迷迷糊糊的,听到有人叫自己还以为是发烧烧得灵魂穿越了。极力睁开眼睛去看,王俊凯的脸占据了他全部视角范围,半晌王源才弄明白自己原来不是在做梦。

 

可是他一看到那张脸就有气。

 

别管我。

 

开什么玩笑王俊凯,冷战你有问过我意见吗?

 

我哪里做得不好吗?

 

王源心里不合时宜的委屈发酵开来,并且逐渐膨胀,他用了最大的力气打掉王俊凯的手,朝墙壁蜷缩起身子,只留下一颗毛茸茸的脑袋,逞强着试图向王俊凯展示出一个非常坚强且无畏的背影。

 

 

12

 

在王俊凯与王源相识这段有限的日子里,后者其实很少生气。

 

有一年冬天男生们之间开始兴起性质恶劣的游戏,无非是为了纾解青春期少男那点无处可泄的欲望。

 

与同龄的男孩不同的是,王俊凯似乎没有什么那方面的渴求,他把这些行为当做同学之间特殊性质的玩闹,虽然有时候也非常享受其中,也只是因为玩乐的关系。毕竟如果表现出没有对此丝毫兴趣都没有的样子,也许又要被人调侃。

 

王俊凯倒没有非常介意那些调侃的话,只是担心王源会尴尬。

 

某一次玩闹的对象变成了王源,王俊凯被宿舍的哥儿们从后面推挤,一群人终于把王源压在床上。

 

隔壁寝的同学过来“观战”,还带了手机开着录像,嘴里发出怪叫试图引爆气氛,

 

王源穿了一件略显宽松的毛衣,衣领在不断的挤压动作下被拉下肩头,王俊凯笑着把冰冷的手伸进去,从王源的锁骨一直向下摸。

 

“王俊凯……你……不……”王俊凯像是突然打开了王源的敏感开关,王源开始用力推拒他,身子不停地扭动,完全没有刚才欲拒还迎的感觉。

 

本来还是闹哄哄的热烈气氛因为王源突然的抗拒中断,寝室的同学不断从另一个人身下来继而尴尬的站着,最后王俊凯也站起来,大家看着王源把衣服拉好,有些冷淡的表情突然绽开笑容:“你们再不起来我就没法上厕所了。”

 

室友们长舒口气,纷纷上前捶着王源的肩膀感慨还以为你小子生气了呢,就知道你不会这么玩不起这些话,王源笑笑,不着痕迹地挡着下半身躲进了厕所。

 

王俊凯没有看到这个动作,他满心满眼都只有王源那双泄露了真实情绪的眼睛,那里面是怒气,失望,甚至还有一丝厌弃。

 

哪怕那个夏日缱绻绮丽的春梦绝对只有他一个知道,但每每看到王源,王俊凯都觉得自己被他一眼看穿,那种仿佛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的难为情像潮水般,一股股涌上心头,温水煮青蛙似的扼住他的呼吸。

 

害怕再次在王源眼里看到那样的情绪。

 

不可以。

 

 

王源转过身背对他的那一刻又露出那样的眼神,王俊凯被看得浑身不爽,虽然归根结底这一切都是他自作自受。

 

王俊凯感到很为难,到底要怎么做才可以呢?

 

十七岁不善言辞的男孩子仍是选择沉默,王俊凯起身离开,王源把被子揪得紧紧的,整齐的齿贝把失去血色的下唇狠狠咬出水痕。

 

身后传来悉悉索索的动静,王俊凯低低的声音骤然响起:“起来喝点水,吃药。”

 

去而复返的少年因为尴尬的手足无措干脆连主语也省去,王源却有种放下了心中悬起的一块大石的轻松感。

 

“对不起,我就是,这几天心情不太好。”

 

明显而敷衍的借口,王源听了却没有再气不过去,反而一下子跟通了气似的。

 

他知道绝对不可能是这个原因,但王俊凯搭好了台阶,他没有不走的道理,他就是抗拒不了王俊凯一丁点儿主动的示好。

 

“药拿来。”王源翻身,两人面对面,互相望进对方的眼睛。

 

王源梗着脖子安静的喝完,王俊凯掏出口袋里的一颗费列罗递过去,王源愣了一下,伸手接下又躺着了。

 

王俊凯一时懈气,揉着头发冥思苦想,最后提出一个粗暴却又充满男子气概的解决办法:“要不你打我一顿,我不还手好了。” 

 

王源头顶高烧异常清醒着,轻笑的尾音上扬起来:“王俊凯,你是不是看准了我生病没力气打你才来求原谅?”

 

 

13

 

要让他也常常被人冷落几天的滋味,这是王源的原话。

 

一切仿若没有变化,又好像一幅拼图终于都修正了个别摆错位置的方块,终将两人之间的异样感消除殆尽。


王俊凯把那些躁动统统归结为夏日病抛诸脑后,在他这个年纪的男孩不适合事先就背负起包袱。 



今天王源起晚了,两个人一路狂奔进教室,还好没有迟到,只是来不及吃早餐,王俊凯有点担心自己的低血糖会不会前来造访。

 

英语课文读到一半,王源的同桌递给王俊凯一个巧克力派和一颗费列罗,他一看就知道这是王源给的。

 

全班只有王源一个人会把各种零食装在书包里带到教室来。

 

一开始也没有这样,王源有时候嫌重,就只在外套里塞几颗糖。

 

那是什么时候的事呢?

 

王俊凯细细想了想,大概是高一的时候,他第一次低血糖差点晕倒在教室,王源撑着他一步步走去医务室,放弃了金发碧眼身材姣好,一周只出现一次的外教,还有身上最后一颗费列罗。

 

从那以后他包里就时刻鼓鼓囊囊的,放着各式各样的高热量食品。

 

 

早自习下课前五分钟,学生们已经开始沸腾了。

 

王源收到了一张便条纸,上面写着巧克力派和费列罗都吃掉了,旁边画了一只螃蟹,是王俊凯独有的画风。

 

他有些生气的转过头找王俊凯理论:“不要跟我讲话!”

 

王俊凯咧开嘴耍无赖:“我写的便条纸啊,不算说、话,倒是你先跟我说话了嘛。”脸上的那道笑纹像是盛了一凹蜜糖。


 

14


要到周六的下午学校才肯放他们回家,学校离市中心太远,交通不便,就只有一趟公交车而已。


车上都是学生,王俊凯站在王源身后,勉强抓着前面的扶杆。公车偶尔的急转弯,王源的背在摇摇晃晃的行进中隔着校服和他的胸口似有若无的摩擦。


王源好像不太在意,喋喋不休地说着今天课堂上发生的好笑的梗,心情好得眼睛弯弯,泻出一点星光。


王俊凯稍低一点头,王源的侧脸非常好看,尤其是下颌骨的线条,干净柔软的脸蛋和细密的睫毛尽收眼底。



司机突然的急刹车王源没站稳,跟王俊凯从头到脚的贴了个仔细,王源尴尬中抓住扶手转过身看窗外,耳朵微红。


王俊凯又闻到了那股熟悉的味道,幽幽淡淡。王俊凯记起寝室长说过的,喜欢的女孩子身上有甜甜的樱桃果香,那这难道就是王源的味道吗?


 

回到各自的家里还是通过短信有说不完的话,王源信心满满地说下次月考数学一定比王俊凯分高,王俊凯舀着西瓜吐槽你就别想了,为了维护数学课代表的尊严下一次大哥一定考满分。

 

两个人同时放下手机去洗澡,又在同一时刻拿起手机准备进入梦乡。

 

床头的夜光钟散发着绿莹莹的幽光,王俊凯觉得时间不早了,叫王源早点睡,晚安。

 

王源也回了晚安,顿了一口气很快又问:“你知道晚安是什么意思吗?”

 

王俊凯其实有些困了,脑子沉沉的,哼唧唧说“不知道”,软得轻得就像王源笑起来呼出的一口气,薄荷味的。

 

“那晚安。”

 

夏蝉在窗外大嚷。

 

 

14

 

从教室的窗户往外望,教学楼旁的几棵广玉兰上大朵大朵洁白映衬着盎然的绿意,空气里有甜润的花香。

 

王俊凯吸吸鼻子,熬不住铺天盖地的阳光,眯着眼把目光移回到教室。

 

王俊凯挺喜欢夏天的,就是太热了。

 

他趴在课桌上伸手用食指敲了敲王源凸出来的肩胛骨,王源没回头,他不死心。

 

直到前面的人总算肯给反应,王源身子没有动,只是乌溜溜的眼珠转过来,露出挺直的鼻梁,低声问他:“干嘛?”

 

王俊凯好像没料到王源会转过身来一般,一时间脑子空空,不记得自己要说些什么话了,情急之下余光瞥到操场上的人影:“你女神在上体育课诶。”

 

王源闻言往另一边的窗外望过去,王俊凯当即悔青了肠子。

 

越过玉兰树茂密的枝叶是学校深红的塑胶操场,颜色衬在一起也算相得益彰。午后的阳光尤其热烈,穿白色校服的女生三三两两在建筑物的阴影下笑闹,一些坐在双杠上晃着腿,一些在台阶上咬着冰棍儿。

 

窗外的玉兰树上,大片的绿叶背后藏着两只怕热的鸟在梳理羽翼,大概是找到了一个好乘凉的地方,王源看着它们惬意的动作笑弯了眼角。

 

“诶,王俊凯。”

 

“恩?”王俊凯感到鼻腔发出的震动直达脑神经,嗡嗡声听在他耳里比窗外的蝉鸣还大声。

 

“中午请你吃八喜啊。”

 

王俊凯怔怔看着那张忽然之间笑意盈盈的侧脸,刚想说些什么,就被数学老师叫出了名字:“王俊凯,上来写一下第一题。”

 

凳子刺啦一声往后拖,刺耳的声音里王俊凯慌乱起身,王源看他手忙脚乱的样子低下头偷笑。王俊凯摸着鼻子泄露心虚,再去看王源,那人已经规规矩矩朝讲台方向坐好了,一副乖乖仔的模样。

 

王俊凯硬着头皮往讲台走,脑子里盘算着黑板上的方程式。经过王源的课桌被拉住了衣角,王俊凯下意识地回头去看,一眼就望进王源溢满笑意的眼睛。

 

窗外缀在深绿枝叶上大片的白花模模糊糊,鼻间有明朗浓郁的夏天味道。

 

 

15

 

夏天很长,和你一起,闻广玉兰的花香,听窗外蝉的鸣响。

 



标签:凯源
评论(34)
热度(9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