莲花

01

 

王源这些日子老觉得身边哪里不对劲,但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晚上在酒店看电视的时候,他跟千总提了下,千玺却没觉得没有什么异常的,王源一把抓住他的手臂,眼神坚定:“不不不,肯定有,只是你还没发现。”

 

“那你不是也没发现嘛。”易烊千玺往床背上一倒:“王源儿,你就是心里想的事儿太多了,有空还是多去睡睡觉,要是明天没精神起不来,小凯又要念叨你的。”

 

他们最近行程多,又要顾着训练,常常吃不好睡不饱的在几个城市间来回奔波。倒也不是真的忙得没有时间睡觉,但王源好像有点失眠,有时候明明累得很,却要折腾到半夜三四点才能浅浅入眠。

 

王俊凯平时是有点赖床的,好在他准备动作比较快。而王源一旦睡得不好,早上就很难准时起床,王俊凯作为队长,自然是兢兢业业,要负责叫醒赖床的成员。

 

至于王俊凯叫醒他的方式,一般是坐在床头一直说话,然后时不时碰一下王源,防止他再次睡着。

 

王源呢,起床气有点大,没睡饱就容易低气压。这几天好像刚睡着一会儿就被王俊凯碎碎念吵起来,睡梦迷糊间王源下意识地嘟囔着:“哎呀烦……”语气不凶,反而是有点撒娇意味的埋怨。

 

不过王俊凯也听不清他在讲什么,就继续自说自话,什么再不起来就来不及啦,你不吃早餐不行的啦,诸如此类的。

 

王俊凯的努力还是可以获得成效的,王源每次都能被他叫起来,乖乖去洗漱,就是头顶上那朵小乌云要一直持续一会儿才会散开。

 

有一次合作方的化妆师看到王源下眼圈一点点黑青,低着头也不笑的样子,就猜到他是没睡好。给王俊凯化妆的时候顺便说了几句,打趣他们是不是晚上在房间里闹得太晚,王俊凯笑不露齿解释道:“他是被我吵醒,心情有点不好,一会儿就没事了。”

 

果真拍摄的时候王源又活泼得像个小太阳了。

 

 

王源心有不甘,躺在床上也没能睡着,结果便是今天早晨困得眼睛都睁不开。

 

王俊凯还是用以前的老法子,却叫他不起,眼看王源把头往被子里一闷,就一动不动了,王俊凯哭笑不得地看着眼前拱起来的一团,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易烊千玺刚好洗漱完从浴室出来,王俊凯戳了戳被子问他:“千总,王源儿这怎么办啊?”

 

千玺提供了一个简单粗暴但绝对行之有效的办法给他:“还没起来?你就直接掀了他的被子呗。”

 

王俊凯却有些犹豫:“我还是再叫叫他。”说罢俯身把王源压住的那一点被子扯开了一条缝,看到了他有点潮红的脸颊,呼吸随着空气的流通也从厚重变到舒缓,王俊凯忍不住再给他拉开点:“为了不起床就能把自己闷死啊,笨。”

 

王源睡觉的时候喜欢侧着躺,王俊凯想了想,索性整个人压上去,贴着他的耳朵说话:“王源儿,千总说你再不起床,就把你被子掀咯。”

 

王源被他压得不舒服,挣扎着扭动了几下,也不知道是怎么了,王俊凯突然像是中邪一样很快的直起身子,整个人不自然的咳了一声。

 

旁边一直在收拾东西的千玺听到动静望过来,王俊凯不好意思地抓抓头发,也不再去看王源的脸,手使力推了那团被子几下:“起来了。”

 

王俊凯说的话其实在王源耳朵里就是嗡嗡声,虽然有点烦,不过他还是可以装作没听见也确实没听懂地继续跟被窝相亲相爱,但是……王俊凯刚才离他太近,说话的热气都喷洒在耳朵里,实在太……痒了!

 

经过王俊凯这么一折腾王源的瞌睡醒了大半,王俊凯再动手一推,他就“噌”地一下掀了被子坐起来:“我起来了!”

 

好不容易把人弄起来,王俊凯都觉得这一大早就消耗了自己一半的体力:“去洗脸刷牙,快点儿快点儿。”

 

王源还是坐在床上,用手揉了揉眼睛,好让自己清醒得更快一点,抬头去看王俊凯的时候却看到对方耳朵尖儿红着,像是被夏日恼人的蝇虫咬了一口,惹出一瓣粉荷色。

 

王源盯着那块地方眨眨眼,难道房间里有蚊子吗?

 

 

02

 

王源早上有些没精打采,休息的时候擦着汗随口跟王俊凯说:“我觉得再这样失眠下去,我明天就得喝咖啡才能坚持训练了。”

 

说完王源就后悔了,他们家队长一定要说他还在变声期呢又不要嗓子了这之类的话。

 

哪里知道王俊凯一听,只是瞪了他一眼,但什么都没说。

 

这下王源心里更怵得慌了,果然问题出在王俊凯这儿。

 

后来的训练因为他老看王俊凯,忘了手脚的动作,舞蹈老师看他状态不好,于是提议晚上吃完饭就回去休息,让他们明天再来。

 

第二天上午有宣传片的拍摄工作,王源看着身旁帮千玺整理领带的王俊凯,一个想法悄然成形。

 

怪不得千总没发觉,王源纳闷,事情不妙啊,王俊凯怎么就独独不唠叨他了呢。

 

为了证实自己的猜想,王源决定“以身犯险”一次。

 

他悄悄背过身子把自己的领带扯开了一点。

 

王源的领带有一点歪,王俊凯转头就看到了。

 

明明刚才还是正的,王俊凯眯了眯眼睛,出乎王源意料的转向了另外一边,跟千玺咬耳朵。

 

明明就看到了,王源忿忿。

 

再后来王俊凯说拍摄前要去一下洗手间,居然也没有拖着人一起去,反而是留下了他和千玺。

 

“王源儿,你领带歪了一点。”

 

“哦。”在千玺的提醒下,王源还是自己调正了领带。

 

于是这天晚上,王源又失眠了。

 

 

03

 

王源对星座不是很了解,任凭网络上黑处女座黑得风生水起,他也不是太懂。


不过,他很了解身为处女座的王俊凯。

 

第一次接触王俊凯的工作人员或者粉丝会觉得作为队长的他比王源和千玺更沉稳一些,话比较少,没那么闹腾,毕竟年龄上占了优势。王俊凯也坚称自己是个又帅又酷的boy,优点是……冷静。

 

冷静不冷静暂且压下不说,可王源觉得,应该是王俊凯在家族里的担当是奶奶才对,因为他真的特别,特别唠叨。

 

直播采访提醒他话筒收音要记得时刻说普通话,上台表演前帮他看鞋带看衣服看头发,王源懒筋发作王俊凯便耳提命面叫他今天的事情今天做不要拖到明天,甚至吃饭的时候苦口婆心讲一大堆不按时吃饭的坏处……

 

随着两人相处时间的增长,王源一直自信的认为,要是王俊凯没有认识自己,一定会比现在痛苦不少。

 

从小时候开始,但凡进入王俊凯肉眼可视范围内的物体,只要整洁程度超出他的承受范围,就要面临被整理的命运,比如不写的笔要马上盖上,惩罚用的按摩垫要与地板的缝隙平行,耳机收进包里之前要缠好……

 

虽然王俊凯一直抱怨他东西乱扔、爱闹、挑食……但是!有些问题王源不大介意,可王俊凯的强迫症却是不允许。所以反过来想的话,要不是自己有那么多……毛病,王俊凯怎么纾解他那丧心病狂的强迫症末期症状?

 

 

对于王俊凯近期的反常行为,王源实在好奇缘由,又不敢去问本人,于是趁着王俊凯去洗澡的时候拉上陪他们住酒店的千总一起讨论,或者更确切的说,是王源单方面陈述自己的观点。

 

风风火火讲完自己的发现,王源脑子里亮起一个小灯泡,右手握拳锤在左手手心:“你说小凯是不是最近心情不好?他是不是背着我们喜欢上了哪个女生!”

 

千玺这才抬起头,撑着下巴思考了一会儿他的话:“可我觉得小凯跟以前没什么差别啊,除了没怎么督促你,一切都蛮正常的。”

 

“可是他不念我那就很奇怪啊!平时他恨不得在我耳边口述完一篇中考作文!那天训练的时候我说我想喝咖啡他居然什么也没说!是不是很不科学?”

 

“你也知道他以前讲了那么多道理,我还觉得你每次都没听进去呢。”

 

王源不好意思地摸摸鼻子:“那我不是觉得他每次都会跟我讲嘛。”

 

“他等下出来,你就直接问他嘛。”

 

“……”

 

易烊千玺意味深长的看了眼王源,拍着他的肩膀建议:“要是你睡不着,又不想做作业,不如陪我打游戏?”

 

 

04

 

王源觉得,他既然发现了问题,那就要找到症结所在。

 

王俊凯没道理突然就不念叨他了啊,总归不可能是嫌弃他不是高中生这么幼稚吧……

 

白天训练结束后,千玺回了家,剩下两人回到酒店,王源一改往日拖拉的习惯,火速冲进浴室洗了澡,然后奋笔疾书要完成今天的暑假作业量。

 

他要留时间来好好思考王俊凯反常的原因,不然晚上又得失眠了。

 

王俊凯看到王源一反常态的表现虽然没说什么,瞪大的眼睛却表示了十足的讶异——王源儿这是……中邪啦?

 

王源还在纠结数学作业的最后一道大题,在草稿本上演算了很久也解不开,他有点烦躁,水笔来来回回在纸上划动,根本不知道王俊凯是什么时候站在他身后的。

 

王俊凯本来在看电视,但一个空间里的另一个人老是唉声叹气的,他就想来看看情况。

 

王源洗完澡也过了一个小时了,头发干得差不多,没有做造型,发丝都柔顺地贴在耳后和脖颈,王俊凯低头看着王源发顶的旋儿,一只手掌轻轻盖了上去。

 

手一搭在头上王源便愣住了,还没有来得及回头,王俊凯就弯腰凑到他脸颊旁边:“要不要帮忙?”

 

头上的手没有放下来。

 

王源没有回答,眼底的数学公式好像变成凌乱的陌生字符,连亲手写下它们的人都瞧不懂了。

 

王俊凯手心的温度传来,王源觉得有些热,但很快他就觉得自己的头顶跟王俊凯的手变成同样的温度,也不知道是他的头给王俊凯的手降温了,还是他整个人的温度都随着这个动作升高了。

 

“喂……”王俊凯等不到回到,捋了捋王源散发着香味的头毛,声音压得低低的:“想什么呢?”

 

也不知道酒店的洗发水究竟是什么牌子,散发着淡淡露水味道的清香,王俊凯深吸口气,企图捕捉飘远的甜美。

 

王源稍微侧了脸颊,发觉两个人距离太近,从他的角度可以清晰的看见王俊凯的下颌线条和紧抿的嘴唇,视线却怎么也不敢再往上,移向他的眼睛。

 

王源记起自己曾在采访中说过王俊凯最好看的地方是鼻子,其实他的眼睛也特别好看,特别是像现在这样半垂着眼的时候,眼睫像羽扇一样挡在暗色的瞳仁前,看上去很……温柔。

 

王源抬手挪开了王俊凯压在他头上的手:“就是你老摸我头我都长不高……”王俊凯讪笑着站直了身子,“就……这道题做不出来……”

 

“所以我不是说了教你嘛。”

 

“切,你也不见得做得出来噻。”

 

王俊凯双手交叉在胸前,轻轻哼了一声,抿着嘴笑得克制,他一手扶上王源的椅背,懒得与王源在高中生与初中生的差距这个问题上辩驳:“你坐了好久,先去喝口水,我看下题目,等会儿跟你讲。”

 

王源也觉得手酸,于是乖乖喝水去了。

 


王俊凯看上去极认真,低头看题目的时候右手上的水笔转得飞快,王源一边喝水一边看他的背影,突然之间开了窍。

 

难道……是那个事儿?

 

之前有个西瓜日报的记者到后台做采访,第二个问题是要他们互相说说对方的性格。王源记得他在回答时先讲了千总,然后要说他们的队长。

 

想答案的时候王源不由自主瞄了一眼身边的人,却发现王俊凯也在看他。两个人便莫名其妙的对视了一秒像是交换暗号,王俊凯侧过身子,笑得虎牙尖尖露在外面。

 

王源对此表示已经习惯,于是不动声色把眼光移回来,一脸正经地回答:“小凯他就是比较冷静,然后有队长范儿,平时会比较照顾我们。”王俊凯一边点头赞同一边瞄他,两颗虎牙就再没藏起来过。

 

王源说完好话后,顿了一下,不知怎么的就脱口而出这一句:“但是他有时候太唠叨了。”

 

“什么啊。”听到这话王俊凯身子斜着过去撞了一下王源的手臂,小声嘟囔了一句。虽然嘴角还是扬起的,虎牙却不见了。

 

记者追问:“那小凯是怎么唠叨你的呢?”

 

身边就坐着正主,王源一时间有点心虚:“可能是队长的缘故,然后又比我和千玺大……小凯也是比较负责任……”

 

“那小凯这个队长也还是很有担当的嘛,千玺觉得呢?”

 

“啊,我是觉得小凯作为队长比较关心我们,可能很多时候我们不注意的事情他会留意然后提醒我们。”

 

……

 

王源又仔仔细细回忆了一下,大概真的就是……

 

“咳咳咳咳咳………”

 

王俊凯听到声音尚未转身便问:“你怎么了?”起了身才看见王源一手拿着水杯,一手锤着胸口:“呛……呛到……了……”

 

王俊凯本来被他吓到,现在倒是被王源夸张的动作逗笑了,本想念叨他几句喝水都不注意,可话滑到喉头最终又咽了回去。

 

王源也望着他,不知道是不是房间里柔和的橙色灯光的影响,那双眼睛里水亮莹润,好像在隐隐期待什么。

 

王俊凯走过去,帮他拍了拍背,并没有多说什么。

 

王源不知道是因为呛到还是别的,也低着头没说话。

 

气氛好像一瞬间变得有点尴尬,王俊凯收回手摸摸鼻子:“题目做出来了,坐那边我给你讲讲吧。”

 

“恩……”王源咬着唇,在王俊凯看不见的地方皱了皱眉头。

 

这个自称冷静的家伙现在可能自己都不知道是在跟他闹别扭,这样下去可不是办法啊。

 

 

05

 

第二天三人有个表演行程,导演说表演的时候会用到舞台下的升降台。三个小孩都是第一次用这个玩意儿,难免觉得新鲜,尤其是王源,跃跃欲试,老是瞥去看那些装置。

 

王俊凯瞧出他的心不在焉,在化妆间准备时特地拉过王源问:“刚才导演说的你听仔细没?”

 

王源眨眨眼,一把拍上他的肩膀:“请组织信任我!”

 

本想再跟他把流程对一遍,看到王源兴奋的样子王俊凯最终欲言又止:“那你小心点……”

 

王源看他一脸担心的表情,心里也想让他再多嘱咐自己一遍,可是想到王俊凯最近跟他闹的别扭,王源也有点不好意思这么要求。

 

其实自己不是那个意思啊……唉,该怎么认错好呢?

 

按照导演的设想,三个人在前奏的时间里用升降台升来到舞台中央就可以了。

 

“一定要及时,听到我的指令就跳,到时候后面的千玺和源源前面来一点,升降台好像临时出了点问题,升不到跟舞台一个平面。”

 


表演的时候还是出了意外。

 

王源在导演说流程的时候其实听得仔细,唯独在导演说那个升降台有点问题的时候出了神,因为他看王俊凯去了,然后就不自觉地苦恼怎么才能让王俊凯恢复“正常”。

 

表演的时候王源非常专注,没有注意右脚与升降台的距离,他踩上去的瞬间也觉得不对,可是已经晚了。升降台的高度本身与舞台的差距不算大,可是王源的脚抬上来为了将舞蹈动作做到位,禁不住崴了一下,差点就直接往地上摔了下去。

 

王俊凯跳着跳着觉得不对,好像左边身后少了什么东西似的,他本来以为是自己衣服被什么东西挂到,结果一回头,看着王源在灯光下惊慌失措的脸差点吓得一下子呼吸没提上来。

 

适时台下已经响起观众惊慌失措的叫喊声,工作人员也已经反应过来,好在离王源最近的王俊凯三步并两步有惊无险把他整个人拉了起来,录制也因为王源受伤而被迫中断了。

 

王源被送到医院检查,没有骨折什么的大伤,只是脚跟肿得高高的,一片青青紫紫,仍需三五天才能够好转下地活动。

 

 

06

 

不知道是房间里空调温度开得过低还是王俊凯的低气压都化成了实体散布在空气里,反正王源觉得很冷。

 

他的右脚上了消炎药,盖着被子以免受凉。这几天除了在经纪人的帮助下去洗澡,其他时候都是谨遵医嘱躺在床上不下来,王源觉得自己骨头都快睡散了。

 

不能下床活动就算了,房间里唯一的活人也冷着脸,不跟他说话。

 

王源实在受不了了,清了清嗓子准备开口:“王……小……老王……你是不是生我气了……”

 

王俊凯躺在另一张床上看电视,连眼睛都没有移动,半天才回答:“没有。”

 

王源因为他的惜字如金而泄气:“明明就有。”

 

王俊凯终于看向他,先是深深叹了一口气,半晌才哑着嗓子说:“……这不全是你的错,是我没有在后台再叮嘱你一遍。”

 

“是我的错……我自己不小心啦……“王源下意识地向王俊凯服软,这下得到了回应王源真有些激动,声音也不自觉的放大了:”但是你最近都不说我!我心都慌慌的……”

 

王源突然换上了一副鲜少在他脸上出现的表情,这样的不苟言笑通常都是向粉丝表示感谢和舞台表演的时候才看得到,平时总是笑意横生的脸上此时尤其庄重:“王俊凯,如果我有说什么伤害你的话,你不要放在心上好不好,比如唠叨……什么的,你知道我不是那个意思。”

 

王俊凯看着他比平日正经的模样呆了,忽的“噗嗤”一声笑出声来:“你不是老是讲我太唠叨了嘛。”

 

王源瞧见他那两颗虎牙心里踏实了好多:“我就讲过两次啊!而且你是真的好唠……我错咯……”

 

王俊凯故意说:“所以我就不说你了。”

 

王源又急了:“可是!我又没说不喜欢你唠叨我…”

 

“你不嫌我烦啊。”

 

“一点都不!!!而且,你以后还是多唠叨唠叨我吧,”王源看着自己被纱布裹住的脚撇嘴:“不然我下次真的要摔着了。”

 

“怎么咒自己啊王源儿。”王俊凯笑着下了床,坐到王源的身侧,伸手轻拍了下伤员的头:“我看着你呢!别想再摔了。”

 

 

07

 

王源的脚伤总算是好了,耽误的训练也要补回来,三个人连吃饭的时间都被压缩到只有半个小时。

 

“好好吃饭,不吃完不许走。”王俊凯义正言辞。

 

“我没胃口嘛。”王源作势要撂筷子。

 

“你不吃饭下午训练怎么坚持啊,多少吃一点嘛,你包里那些零食没什么营养,快到饭点了你就少吃一点,又不能长高,多吃面啊。”王俊凯一边拌自己的面一边碎碎念。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王源嘴上这样嘟囔着,却还是用筷子夹起面条,笑得开怀。

 

 

08

  

如果你是一朵荷花,在最好的年纪,有最美的姿态,你翠叶田田,花枝亭亭;众荷喧哗,但我知道,你一定是挨我最近,最最温柔的一朵*。




*摘选改写自洛夫《众荷喧哗》


标签:凯源
评论(21)
热度(733)